和少爷在书房的桌子上 高h辣文合集

归档   发布于2021年2月23日 7:58:53   图片 0 张   阅读量:1496  

初夏时节,风和日丽。三个美丽的姑娘骑着自行车在A城的一条山间公路上一边说笑一边并肩行进着。在中间的姑娘,齐耳短发,着一件红色带领子的T恤衫,穿一条牛崽短裤,显得神采奕奕,她叫李萍,二十五岁;左边的姑娘个子较为娇小妩媚,叫赵佳惠,二十四岁,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穿着一无袖白衬衫,领子竖起,下摆系成一个蝴蝶结,一条白色喇叭裤衬着她纤细的腰身,头发扎成马尾,在脑后飘动属于你的成人头条,你看到的都是精品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看上去十分灵秀迷人;右边那个年纪最轻,却个子最高,只有二十三岁,穿着黄色的背心,白色的短裤,健美的大腿,使她显得修长、苗条,不知说到什么开心的事,哈哈笑着,一看就知是个个性爽朗活泼的姑娘,她叫丁晓丽。三个涣发青春活力的姑娘无论走到那儿都会吸引路人的目光,人们猜测她们是演员或运动员,再不就是模特儿,其实她们是A城的「警花三人组」,李萍则是女子三人组的组长。虽然她们当女警不久,但在破了几件大案后,使人们对她们不得不刮目相看,黑社会对她们又怕又恨,发誓要报复。近来相对比较平静,女警们在连续作战后也感到有些累,趁今天天气好,她们便装到户外放松一下。三个人离城越来越远,渐渐转入了一条僻静的支路。她们不知道一张罪恶的网正等着她们。在山上的密林中,有几个男人藏在树后。为首的一个举着望远镜望着公路上,看见三个姑娘渐渐进入了埋伏圈,就拿起对讲机用暗语对埋伏着的匪徒下令:「各组注意,小鹿进入包围圈,开始行动。」早已埋伏等候的匪徒立即按计划行动起来。姑娘们正骑着,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窜出两辆黑色轿车扬起尘土,飞快地从后面超过去,在她们前面不远处停下,从车内下来六、七个大汉,手中握着冲锋枪。后面,也有两辆轿车停下来,同样走下六、七个大汉堵住了退路。两边匪徒同时一步步向女警们逼近。姑娘们一看就认得他们是青山帮的匪徒。女警们每人只带了一支防身用的小手枪,在武器与人数上都处于劣势,无法与匪徒对抗。「快,上山。」李萍一声喊,三个人扔下自行车,便沿着一条山间小路往上冲去。只听见后面匪徒一边追一边喊着:「抓住她们,别让她们跑了。」子弹从头上嗖嗖飞过,女警们用手枪还击。小手枪的子弹不多,很快就打光了,如果她们穿的是迷彩服,在树林里还比较容易隐避,可偏偏今天三个人穿的都是鲜艳的衣服,在绿林中十分醒目。匪徒们看女警们不再开枪,知道她们子弹打光了,胆子大了不少,迅速地朝她们围拢来。女警们快要冲到山顶时,发现山上竟也有匪徒守候在那儿,看来她们是被包围了。三个女警只得硬着头皮冲上去与正面的匪徒展开拼打。匪徒们知道眼前这三位女警身手不凡,两三个人更本不是她们的对手,不敢正面冲上去自讨苦吃,于是仗着自己在人数上占绝对优势,将她们隔开,各自形成包围圈。匪首张金龙赶到现场,一看形势,匪徒们虽然人多,但在武艺高强的女警面前一时占不到便宜,于是指挥匪徒们采取各个击破的策略,让他们分少数人缠住李萍和丁晓丽,多数匪徒集中力量攻击个子最小的赵佳惠。兄弟俩知道如果女方冷淡男方的兴趣就会大打折扣,他们就是想多多挑起李萍的性欲,为张根发提供一个最佳状态。张根发看李萍已被准备好了,就对李萍说:「来来来,咱们来造个小生命。」说着便如饿虎扑食般扑向李萍,捧住李萍的脸狂吻着,嘴唇、脸颊、耳根、鼻子、脖子、额头,李萍的脸上到处都是张根发的嘴唇印,李萍被吻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张根发又使劲地捏李萍的两只乳房,李萍被捏痛,忍不住叫出来。兄弟俩知道这是因为张根发长时间没有发泄了,所以特别猛烈,不禁哈哈大笑。一阵狂风暴雨后,张根发的情绪才缓和下来,俯下身开始用舌头舔李萍的阴户,李萍的两腿被两个小匪徒向两边拉开到极限,她感到张根法的舌头伸进了自己的阴户,转着圈,他那嘴留着短须,刺着自己大腿内侧的敏感区。一会儿,张根发又用姆指和中指拨开李萍的大小阴唇,食指则像蛇的舌头一样逐渐在向内深入,搅动着,抠着李萍阴户的壁。李萍两手绑在扁担上,两脚摊开地躺在两兄弟腿上,全身被七个男人抚摸着,欲哭无泪,感到说不出的焦躁,头脑一片空白。她极力控制自己的神经,真想匪徒早点结束这场凌辱,可张根发是个对女人身体很有经验的人,他只是耐心地挑逗着李萍,用各种手段刺激李萍的身体。李萍的下体被他弄得湿淋淋的。张根发见时机已到,便趴到李萍身上来,将生殖器对准李萍的洞口,李萍感到那粗大的龟头顶住了自己的阴户,慢慢插了进去,不由得摒住了呼吸,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竟是被强暴进行,又是被自己的死对头强暴,李萍气得咬牙,一边忍受着从身体各神经部位传来的强烈刺激。张根发爬在李萍身上,用手在李萍的乳房上游动,一面用牙齿轻轻咬着李萍的乳头和耳垂,吸吮着,李萍的乳头在张根发两手的揉捏下变硬,男性的气息冲到李萍脸上。李萍便感到把持不住,酥软无力,全身的血液也沸腾了起来,她美丽的脸上现出阵阵红晕,鲜红的嘴唇半张着,眼睛也有些迷惘了,虽然双手仍水平摊开被绑住,两只脚却不由自住地想要弯在这强奸自己人的腰上,抓住李萍脚的匪徒却仍尽力将她的两腿分开,好方便张根发抽插。李萍感到张根发的那根东西已完全进入了体内,自己对它毫无办法。「啊……啊……」在张根发使劲抽动时,李萍只能发出这种叫声,是痛苦,也夹杂着欢愉。此时李萍便索性完全放松了全身肌肉,任凭张根发的活塞在体内运动。张根发的生殖器在李萍体内抽插着,忽浅忽深,一阵阵高潮冲击着李萍。「怎么样?我的小俘虏,你投不投降啊?」张根发得意地羞辱着李萍,一面将塞在她嘴中的布拉了出来,李萍感到呼吸畅快了许多。看到李萍阴户蜜水泛滥,张根发知道李萍已陷入性交的快感中,周围的小匪徒不断叫好,就抽插得更起劲了。李萍想哭出来,她感到不仅自己的肉体被这几个男人完全控制住了,自己的精神也被他们控制,让她高潮或要她安静,她只能随他们的摆布,这真是比酷刑更令人难以忍受。张根发像一只猫玩弄抓下老鼠似的玩弄着李萍,他看到李萍就要进入高潮,突然停下来,使李萍感到十分难过,她真想叫出来「不要停。」她咬住嘴唇,女警的自尊心使她以最大的意志力要度过这关,额头沁出汗珠,她咽着口水,腰部不断向上挺动,想以运动化解体内的欲望。张根发的持久力很好,又开始抽插,并带着旋转和搅动,一下又一下,慢而重,每次都直顶到底。李萍觉得从未有过的欲仙欲死的快乐,原来强暴也会给人带来这么美好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完全崩溃了。最后李萍感到一股热流冲入体内,人也昏了过去。众匪徒都是许久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体内精液积蓄已久,急想发泄,等张根发从李萍身上爬下来,一阵欢呼,像饿狼似的向她们扑去,争先恐后地挺着肉棒插向三位姑娘的阴户……屋子里充满着匪徒们抽拔阴茎时兴奋的嚎叫,在旁边排队等着轮奸但手和嘴吧并不闲着的匪徒的淫笑声以及姑娘们愤怒、羞辱、痛苦和悲伤的叫声,混合在一起,使恶魔父子三人开怀大笑。脸上。李萍便感到把持不住,酥软无力,全身的血液也沸腾了起来,她美丽的脸上现出阵阵红晕,鲜红的嘴唇半张着,眼睛也有些迷惘了,虽然双手仍水平摊开被绑住,两只脚却不由自住地想要弯在这强奸自己人的腰上,抓住李萍脚的匪徒却仍尽力将她的两腿分开,好方便张根发抽插。李萍感到张根发的那根东西已完全进入了体内,自己对它毫无办法。「啊……啊……」在张根发使劲抽动时,李萍只能发出这种叫声,是痛苦,也夹杂着欢愉。此时李萍便索性完全放松了全身肌肉,任凭张根发的活塞在体内运动。张根发的生殖器在李萍体内抽插着,忽浅忽深,一阵阵高潮冲击着李萍。「怎么样?我的小俘虏,你投不投降啊?」张根发得意地羞辱着李萍,一面将塞在她嘴中的布拉了出来,李萍感到呼吸畅快了许多。看到李萍阴户蜜水泛滥,张根发知道李萍已陷入性交的快感中,周围的小匪徒不断叫好,就抽插得更起劲了。李萍想哭出来,她感到不仅自己的肉体被这几个男人完全控制住了,自己的精神也被他们控制,让她高潮或要她安静,她只能随他们的摆布,这真是比酷刑更令人难以忍受。张根发像一只猫玩弄抓下老鼠似的玩弄着李萍,他看到李萍就要进入高潮,突然停下来,使李萍感到十分难过,她真想叫出来「不要停。」她咬住嘴唇,女警的自尊心使她以最大的意志力要度过这关,额头沁出汗珠,她咽着口水,腰部不断向上挺动,想以运动化解体内的欲望。张根发的持久力很好,又开始抽插,并带着旋转和搅动,一下又一下,慢而重,每次都直顶到底。李萍觉得从未有过的欲仙欲死的快乐,原来强暴也会给人带来这么美好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完全崩溃了。最后李萍感到一股热流冲入体内,人也昏了过去。众匪徒都是许久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体内精液积蓄已久,急想发泄,等张根发从李萍身上爬下来,一阵欢呼,像饿狼似的向她们扑去,争先恐后地挺着肉棒插向三位姑娘的阴户……屋子里充满着匪徒们抽拔阴茎时兴奋的嚎叫,在旁边排队等着轮奸但手和嘴吧并不闲着的匪徒的淫笑声以及姑娘们愤怒、羞辱、痛苦和悲伤的叫声,混合在一起,使恶魔父子三人开怀大笑。脸上。李萍便感到把持不住,酥软无力,全身的血液也沸腾了起来,她美丽的脸上现出阵阵红晕,鲜红的嘴唇半张着,眼睛也有些迷惘了,虽然双手仍水平摊开被绑住,两只脚却不由自住地想要弯在这强奸自己人的腰上,抓住李萍脚的匪徒却仍尽力将她的两腿分开,好方便张根发抽插。李萍感到张根发的那根东西已完全进入了体内,自己对它毫无办法。「啊……啊……」在张根发使劲抽动时,李萍只能发出这种叫声,是痛苦,也夹杂着欢愉。此时李萍便索性完全放松了全身肌肉,任凭张根发的活塞在体内运动。张根发的生殖器在李萍体内抽插着,忽浅忽深,一阵阵高潮冲击着李萍。「怎么样?我的小俘虏,你投不投降啊?」张根发得意地羞辱着李萍,一面将塞在她嘴中的布拉了出来,李萍感到呼吸畅快了许多。看到李萍阴户蜜水泛滥,张根发知道李萍已陷入性交的快感中,周围的小匪徒不断叫好,就抽插得更起劲了。李萍想哭出来,她感到不仅自己的肉体被这几个男人完全控制住了,自己的精神也被他们控制,让她高潮或要她安静,她只能随他们的摆布,这真是比酷刑更令人难以忍受。张根发像一只猫玩弄抓下老鼠似的玩弄着李萍,他看到李萍就要进入高潮,突然停下来,使李萍感到十分难过,她真想叫出来「不要停。」她咬住嘴唇,女警的自尊心使她以最大的意志力要度过这关,额头沁出汗珠,她咽着口水,腰部不断向上挺动,想以运动化解体内的欲望。张根发的持久力很好,又开始抽插,并带着旋转和搅动,一下又一下,慢而重,每次都直顶到底。李萍觉得从未有过的欲仙欲死的快乐,原来强暴也会给人带来这么美好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完全崩溃了。最后李萍感到一股热流冲入体内,人也昏了过去。众匪徒都是许久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体内精液积蓄已久,急想发泄,等张根发从李萍身上爬下来,一阵欢呼,像饿狼似的向她们扑去,争先恐后地挺着肉棒插向三位姑娘的阴户……屋子里充满着匪徒们抽拔阴茎时兴奋的嚎叫,在旁边排队等着轮奸但手和嘴吧并不闲着的匪徒的淫笑声以及姑娘们愤怒、羞辱、痛苦和悲伤的叫声,混合在一起,使恶魔父子三人开怀大笑。液也沸腾了起来,她美丽的脸上现出阵阵红晕,鲜红的嘴唇半张着,眼睛也有些迷惘了,虽然双手仍水平摊开被绑住,两只脚却不由自住地想要弯在这强奸自己人的腰上,抓住李萍脚的匪徒却仍尽力将她的两腿分开,好方便张根发抽插。李萍感到张根发的那根东西已完全进入了体内,自己对它毫无办法。「啊……啊……」在张根发使劲抽动时,李萍只能发出这种叫声,是痛苦,也夹杂着欢愉。此时李萍便索性完全放松了全身肌肉,任凭张根发的活塞在体内运动。张根发的生殖器在李萍体内抽插着,忽浅忽深,一阵阵高潮冲击着李萍。「怎么样?我的小俘虏,你投不投降啊?」张根发得意地羞辱着李萍,一面将塞在她嘴中的布拉了出来,李萍感到呼吸畅快了许多。看到李萍阴户蜜水泛滥,张根发知道李萍已陷入性交的快感中,周围的小匪徒不断叫好,就抽插得更起劲了。李萍想哭出来,她感到不仅自己的肉体被这几个男人完全控制住了,自己的精神也被他们控制,让她高潮或要她安静,她只能随他们的摆布,这真是比酷刑更令人难以忍受。张根发像一只猫玩弄抓下老鼠似的玩弄着李萍,他看到李萍就要进入高潮,突然停下来,使李萍感到十分难过,她真想叫出来「不要停。」她咬住嘴唇,女警的自尊心使她以最大的意志力要度过这关,额头沁出汗珠,她咽着口水,腰部不断向上挺动,想以运动化解体内的欲望。张根发的持久力很好,又开始抽插,并带着旋转和搅动,一下又一下,慢而重,每次都直顶到底。李萍觉得从未有过的欲仙欲死的快乐,原来强暴也会给人带来这么美好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完全崩溃了。最后李萍感到一股热流冲入体内,人也昏了过去。众匪徒都是许久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体内精液积蓄已久,急想发泄,等张根发从李萍身上爬下来,一阵欢呼,像饿狼似的向她们扑去,争先恐后地挺着肉棒插向三位姑娘的阴户……屋子里充满着匪徒们抽拔阴茎时兴奋的嚎叫,在旁边排队等着轮奸但手和嘴吧并不闲着的匪徒的淫笑声以及姑娘们愤怒、羞辱、痛苦和悲伤的叫声,混合在一起,使恶魔父子三人开怀大笑。液也沸腾了起来,她美丽的脸上现出阵阵红晕,鲜红的嘴唇半张着,眼睛也有些迷惘了,虽然双手仍水平摊开被绑住,两只脚却不由自住地想要弯在这强奸自己人的腰上,抓住李萍脚的匪徒却仍尽力将她的两腿分开,好方便张根发抽插。李萍感到张根发的那根东西已完全进入了体内,自己对它毫无办法。「啊……啊……」在张根发使劲抽动时,李萍只能发出这种叫声,是痛苦,也夹杂着欢愉。此时李萍便索性完全放松了全身肌肉,任凭张根发的活塞在体内运动。张根发的生殖器在李萍体内抽插着,忽浅忽深,一阵阵高潮冲击着李萍。「怎么样?我的小俘虏,你投不投降啊?」张根发得意地羞辱着李萍,一面将塞在她嘴中的布拉了出来,李萍感到呼吸畅快了许多。看到李萍阴户蜜水泛滥,张根发知道李萍已陷入性交的快感中,周围的小匪徒不断叫好,就抽插得更起劲了。李萍想哭出来,她感到不仅自己的肉体被这几个男人完全控制住了,自己的精神也被他们控制,让她高潮或要她安静,她只能随他们的摆布,这真是比酷刑更令人难以忍受。张根发像一只猫玩弄抓下老鼠似的玩弄着李萍,他看到李萍就要进入高潮,突然停下来,使李萍感到十分难过,她真想叫出来「不要停。」她咬住嘴唇,女警的自尊心使她以最大的意志力要度过这关,额头沁出汗珠,她咽着口水,腰部不断向上挺动,想以运动化解体内的欲望。张根发的持久力很好,又开始抽插,并带着旋转和搅动,一下又一下,慢而重,每次都直顶到底。李萍觉得从未有过的欲仙欲死的快乐,原来强暴也会给人带来这么美好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完全崩溃了。最后李萍感到一股热流冲入体内,人也昏了过去。众匪徒都是许久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体内精液积蓄已久,急想发泄,等张根发从李萍身上爬下来,一阵欢呼,像饿狼似的向她们扑去,争先恐后地挺着肉棒插向三位姑娘的阴户……屋子里充满着匪徒们抽拔阴茎时兴奋的嚎叫,在旁边排队等着轮奸但手和嘴吧并不闲着的匪徒的淫笑声以及姑娘们愤怒、羞辱、痛苦和悲伤的叫声,混合在一起,使恶魔父子三人开怀大笑。水平摊开被绑住,两只脚却不由自住地想要弯在这强奸自己人的腰上,抓住李萍脚的匪徒却仍尽力将她的两腿分开,好方便张根发抽插。李萍感到张根发的那根东西已完全进入了体内,自己对它毫无办法。「啊……啊……」在张根发使劲抽动时,李萍只能发出这种叫声,是痛苦,也夹杂着欢愉。此时李萍便索性完全放松了全身肌肉,任凭张根发的活塞在体内运动。张根发的生殖器在李萍体内抽插着,忽浅忽深,一阵阵高潮冲击着李萍。「怎么样?我的小俘虏,你投不投降啊?」张根发得意地羞辱着李萍,一面将塞在她嘴中的布拉了出来,李萍感到呼吸畅快了许多。看到李萍阴户蜜水泛滥,张根发知道李萍已陷入性交的快感中,周围的小匪徒不断叫好,就抽插得更起劲了。李萍想哭出来,她感到不仅自己的肉体被这几个男人完全控制住了,自己的精神也被他们控制,让她高潮或要她安静,她只能随他们的摆布,这真是比酷刑更令人难以忍受。张根发像一只猫玩弄抓下老鼠似的玩弄着李萍,他看到李萍就要进入高潮,突然停下来,使李萍感到十分难过,她真想叫出来「不要停。」她咬住嘴唇,女警的自尊心使她以最大的意志力要度过这关,额头沁出汗珠,她咽着口水,腰部不断向上挺动,想以运动化解体内的欲望。张根发的持久力很好,又开始抽插,并带着旋转和搅动,一下又一下,慢而重,每次都直顶到底。李萍觉得从未有过的欲仙欲死的快乐,原来强暴也会给人带来这么美好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完全崩溃了。最后李萍感到一股热流冲入体内,人也昏了过去。众匪徒都是许久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体内精液积蓄已久,急想发泄,等张根发从李萍身上爬下来,一阵欢呼,像饿狼似的向她们扑去,争先恐后地挺着肉棒插向三位姑娘的阴户……屋子里充满着匪徒们抽拔阴茎时兴奋的嚎叫,在旁边排队等着轮奸但手和嘴吧并不闲着的匪徒的淫笑声以及姑娘们愤怒、羞辱、痛苦和悲伤的叫声,混合在一起,使恶魔父子三人开怀大笑。水平摊开被绑住,两只脚却不由自住地想要弯在这强奸自己人的腰上,抓住李萍脚的匪徒却仍尽力将她的两腿分开,好方便张根发抽插。李萍感到张根发的那根东西已完全进入了体内,自己对它毫无办法。「啊……啊……」在张根发使劲抽动时,李萍只能发出这种叫声,是痛苦,也夹杂着欢愉。此时李萍便索性完全放松了全身肌肉,任凭张根发的活塞在体内运动。张根发的生殖器在李萍体内抽插着,忽浅忽深,一阵阵高潮冲击着李萍。「怎么样?我的小俘虏,你投不投降啊?」张根发得意地羞辱着李萍,一面将塞在她嘴中的布拉了出来,李萍感到呼吸畅快了许多。看到李萍阴户蜜水泛滥,张根发知道李萍已陷入性交的快感中,周围的小匪徒不断叫好,就抽插得更起劲了。李萍想哭出来,她感到不仅自己的肉体被这几个男人完全控制住了,自己的精神也被他们控制,让她高潮或要她安静,她只能随他们的摆布,这真是比酷刑更令人难以忍受。张根发像一只猫玩弄抓下老鼠似的玩弄着李萍,他看到李萍就要进入高潮,突然停下来,使李萍感到十分难过,她真想叫出来「不要停。」她咬住嘴唇,女警的自尊心使她以最大的意志力要度过这关,额头沁出汗珠,她咽着口水,腰部不断向上挺动,想以运动化解体内的欲望。张根发的持久力很好,又开始抽插,并带着旋转和搅动,一下又一下,慢而重,每次都直顶到底。李萍觉得从未有过的欲仙欲死的快乐,原来强暴也会给人带来这么美好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完全崩溃了。最后李萍感到一股热流冲入体内,人也昏了过去。众匪徒都是许久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体内精液积蓄已久,急想发泄,等张根发从李萍身上爬下来,一阵欢呼,像饿狼似的向她们扑去,争先恐后地挺着肉棒插向三位姑娘的阴户……屋子里充满着匪徒们抽拔阴茎时兴奋的嚎叫,在旁边排队等着轮奸但手和嘴吧并不闲着的匪徒的淫笑声以及姑娘们愤怒、羞辱、痛苦和悲伤的叫声,混合在一起,使恶魔父子三人开怀大笑。法。「啊……啊……」在张根发使劲抽动时,李萍只能发出这种叫声,是痛苦,也夹杂着欢愉。此时李萍便索性完全放松了全身肌肉,任凭张根发的活塞在体内运动。张根发的生殖器在李萍体内抽插着,忽浅忽深,一阵阵高潮冲击着李萍。「怎么样?我的小俘虏,你投不投降啊?」张根发得意地羞辱着李萍,一面将塞在她嘴中的布拉了出来,李萍感到呼吸畅快了许多。看到李萍阴户蜜水泛滥,张根发知道李萍已陷入性交的快感中,周围的小匪徒不断叫好,就抽插得更起劲了。李萍想哭出来,她感到不仅自己的肉体被这几个男人完全控制住了,自己的精神也被他们控制,让她高潮或要她安静,她只能随他们的摆布,这真是比酷刑更令人难以忍受。张根发像一只猫玩弄抓下老鼠似的玩弄着李萍,他看到李萍就要进入高潮,突然停下来,使李萍感到十分难过,她真想叫出来「不要停。」她咬住嘴唇,女警的自尊心使她以最大的意志力要度过这关,额头沁出汗珠,她咽着口水,腰部不断向上挺动,想以运动化解体内的欲望。张根发的持久力很好,又开始抽插,并带着旋转和搅动,一下又一下,慢而重,每次都直顶到底。李萍觉得从未有过的欲仙欲死的快乐,原来强暴也会给人带来这么美好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完全崩溃了。最后李萍感到一股热流冲入体内,人也昏了过去。众匪徒都是许久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体内精液积蓄已久,急想发泄,等张根发从李萍身上爬下来,一阵欢呼,像饿狼似的向她们扑去,争先恐后地挺着肉棒插向三位姑娘的阴户……屋子里充满着匪徒们抽拔阴茎时兴奋的嚎叫,在旁边排队等着轮奸但手和嘴吧并不闲着的匪徒的淫笑声以及姑娘们愤怒、羞辱、痛苦和悲伤的叫声,混合在一起,使恶魔父子三人开怀大笑。法。「啊……啊……」在张根发使劲抽动时,李萍只能发出这种叫声,是痛苦,也夹杂着欢愉。此时李萍便索性完全放松了全身肌肉,任凭张根发的活塞在体内运动。张根发的生殖器在李萍体内抽插着,忽浅忽深,一阵阵高潮冲击着李萍。「怎么样?我的小俘虏,你投不投降啊?」张根发得意地羞辱着李萍,一面将塞在她嘴中的布拉了出来,李萍感到呼吸畅快了许多。看到李萍阴户蜜水泛滥,张根发知道李萍已陷入性交的快感中,周围的小匪徒不断叫好,就抽插得更起劲了。李萍想哭出来,她感到不仅自己的肉体被这几个男人完全控制住了,自己的精神也被他们控制,让她高潮或要她安静,她只能随他们的摆布,这真是比酷刑更令人难以忍受。张根发像一只猫玩弄抓下老鼠似的玩弄着李萍,他看到李萍就要进入高潮,突然停下来,使李萍感到十分难过,她真想叫出来「不要停。」她咬住嘴唇,女警的自尊心使她以最大的意志力要度过这关,额头沁出汗珠,她咽着口水,腰部不断向上挺动,想以运动化解体内的欲望。张根发的持久力很好,又开始抽插,并带着旋转和搅动,一下又一下,慢而重,每次都直顶到底。李萍觉得从未有过的欲仙欲死的快乐,原来强暴也会给人带来这么美好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完全崩溃了。最后李萍感到一股热流冲入体内,人也昏了过去。众匪徒都是许久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体内精液积蓄已久,急想发泄,等张根发从李萍身上爬下来,一阵欢呼,像饿狼似的向她们扑去,争先恐后地挺着肉棒插向三位姑娘的阴户……屋子里充满着匪徒们抽拔阴茎时兴奋的嚎叫,在旁边排队等着轮奸但手和嘴吧并不闲着的匪徒的淫笑声以及姑娘们愤怒、羞辱、痛苦和悲伤的叫声,混合在一起,使恶魔父子三人开怀大笑。发知道李萍已陷入性交的快感中,周围的小匪徒不断叫好,就抽插得更起劲了。李萍想哭出来,她感到不仅自己的肉体被这几个男人完全控制住了,自己的精神也被他们控制,让她高潮或要她安静,她只能随他们的摆布,这真是比酷刑更令人难以忍受。张根发像一只猫玩弄抓下老鼠似的玩弄着李萍,他看到李萍就要进入高潮,突然停下来,使李萍感到十分难过,她真想叫出来「不要停。」她咬住嘴唇,女警的自尊心使她以最大的意志力要度过这关,额头沁出汗珠,她咽着口水,腰部不断向上挺动,想以运动化解体内的欲望。张根发的持久力很好,又开始抽插,并带着旋转和搅动,一下又一下,慢而重,每次都直顶到底。李萍觉得从未有过的欲仙欲死的快乐,原来强暴也会给人带来这么美好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完全崩溃了。最后李萍感到一股热流冲入体内,人也昏了过去。众匪徒都是许久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体内精液积蓄已久,急想发泄,等张根发从李萍身上爬下来,一阵欢呼,像饿狼似的向她们扑去,争先恐后地挺着肉棒插向三位姑娘的阴户……屋子里充满着匪徒们抽拔阴茎时兴奋的嚎叫,在旁边排队等着轮奸但手和嘴吧并不闲着的匪徒的淫笑声以及姑娘们愤怒、羞辱、痛苦和悲伤的叫声,混合在一起,使恶魔父子三人开怀大笑。发知道李萍已陷入性交的快感中,周围的小匪徒不断叫好,就抽插得更起劲了。李萍想哭出来,她感到不仅自己的肉体被这几个男人完全控制住了,自己的精神也被他们控制,让她高潮或要她安静,她只能随他们的摆布,这真是比酷刑更令人难以忍受。张根发像一只猫玩弄抓下老鼠似的玩弄着李萍,他看到李萍就要进入高潮,突然停下来,使李萍感到十分难过,她真想叫出来「不要停。」她咬住嘴唇,女警的自尊心使她以最大的意志力要度过这关,额头沁出汗珠,她咽着口水,腰部不断向上挺动,想以运动化解体内的欲望。张根发的持久力很好,又开始抽插,并带着旋转和搅动,一下又一下,慢而重,每次都直顶到底。李萍觉得从未有过的欲仙欲死的快乐,原来强暴也会给人带来这么美好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完全崩溃了。最后李萍感到一股热流冲入体内,人也昏了过去。众匪徒都是许久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体内精液积蓄已久,急想发泄,等张根发从李萍身上爬下来,一阵欢呼,像饿狼似的向她们扑去,争先恐后地挺着肉棒插向三位姑娘的阴户……屋子里充满着匪徒们抽拔阴茎时兴奋的嚎叫,在旁边排队等着轮奸但手和嘴吧并不闲着的匪徒的淫笑声以及姑娘们愤怒、羞辱、痛苦和悲伤的叫声,混合在一起,使恶魔父子三人开怀大笑。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99%网友看过以下文章都高潮了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发表观点
  • 昵称不能为空
  • 邮箱不能为空
  • 还是写点什么卅...

最新文章

湿润昂扬花蕊磨拍打 第一次ml全过程

更让唐可心担心的是,江口涣故意设计让季敬明误会,而唐可心从季敬明的语言中看出,季敬明并不是很介意。所以唐可心此时的内心是矛盾的,他不想让季敬明误会,但他想让季敬明感到非常愤怒,所以唐可心认为季敬明会关心自己。江口涣看到唐可心眉头紧锁,认为他说的话太严…

在车上被弄到高c 色翁浪妇全文阅读

这是夏天的事了,我刚和妻渡完蜜月回家,母亲对我说:「你回来得正好,你乡下的亲戚新楼落成,按规矩我们全家都回乡下去祝贺,你就准备一下吧,可能要在那里住一晚的。」下午大家乘汽车回到乡下。亲戚的新楼有三层,一楼是客厅和厨房、二楼是客房,亲戚他们住三楼。这样…

你慢点轻点弄疼我了bl 朱丹工作室声明

由于北上求学的缘故,所以住在表姊慧敏家。表姊从小ì最全日本中文字幕AV,高清播放,限时免费下载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01;是个大美人身高168 三围34B 24 25 身材姣好外型艳丽,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叫台湾之翼的航空公司当空姐,表姊和另外两个也是空…

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艾青的现代诗歌

母子两人十多年没见面,刘艳雯觉得自己有无数的话想和儿子说,于是吩咐少秋晚些时候去见她。蒋少秋也是怀着同样的心情,饭后先洗了个澡,穿得整整齐齐地往刘艳雯的房门行来。且说刘艳雯欢宴过后,只觉周身难过,方想起这些天忧心忡忡,干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居然已经…

顺着岳大腿内侧上 男主睡觉含奶的肉宠文

母子雨水欢作者:不详 字数:2839字有一天,姐姐参加学校活动不回家吃饭,我吃过早餐便回到房里,开使实行 我的计划。我脱去外裤,穿着三角裤坐在椅子上并将肉棒掏出来将四周抓红,好象皮肤 炎一样,做好一切我便大声的叫妈妈「妈妈……妈妈……快来啊!」妈妈听…

你湿透了呢宝贝好涨 男生能感觉到那层膜嘛

家在江西的一个小山村,离县城有18公里。在我两岁的时候,我的亲生父母就把我丢了,是我现在的父亲李大广把我捡来一直抚养着长大的,因为我是捡来的,父亲就给我取名叫李建。那年父亲才19岁,刚结婚不久,还没有生小孩,后来他们自己生了孩子,因为家里比较穷,没有…

夹好上课别流出来了什么意思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曾振其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因为父母仅育有振其这个独生子,所以从小对他呵护备至,把他当个宝贝似的,虽然家境不算富裕,可是,父母对振其却有求必应。然而,就在他十四岁那年,母亲因得血癌而撒手西归。以他这小小的年纪,尚不能摆脱慈母的呵护,因此,他父亲不得不在…

男朋友拉我在厨房做 皇上在朝上干小公主

由于北上求学的缘故,所以住在表姊慧敏家。表姊从小ì最全日本中文字幕AV,高清播放,限时免费下载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01;是个大美人身高168 三围34B 24 25 身材姣好外型艳丽,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叫台湾之翼的航空公司当空姐,表姊和另外两个也是空…

半夜男朋友把我的腿打开了 男主尺寸太大给女主扩充片段

我叫李明阳,一位高中的学生。我的妈妈叫白爽,38岁,在一家外企公司作销售经理。我爸爸常年在国外出差,一年回家一次。虽说如此,我们家的生活还是正常的。  只是暑假的一天所发生的一件事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阳阳,妈妈上班去了。”  我向门口看…

让人下面滴水的小说 乱肉情欲小说全集

月如银,从窗户透射进来洒下一片朦胧亮色,屋子里静得出奇,甚至听不见她的呼吸,显然她在装睡。  我己经忍耐了很久,悄悄的脱光了之后借着朦胧月光影影绰绰的只能看见直挺挺的鸡巴在摇晃。距离她不足半尺,只须扒开她的裤衩儿就能过瘾,怎么办?怎么办?  她是我女…